K

モーメント*未来へ進む返礼祭 剧情翻译

※出于个人兴趣的剧情翻译。お師さん→师父,最近有点秃,所以拖了好久…

人间喜剧
Tragedy(悲剧) 第一话

创:仁~哥?
成鸣:……
创:醒过来了吗?已经马上就要到下车的站点了喔~?
成鸣:……啊
创:呼呼。仁~哥,偶尔会呆呆地没有反应呢。真的像兔子一样……♪
光:嗯嗯。野生动物,特别是食草动物经常与死亡一线之隔……。所以为了不白白消耗体力,在不必行动的时候就会保持不动喔
友也:喔,明明只是光却说出了看起来头脑不错的话呢!
光:是小友教我的喔~,在饲育小屋照顾兔子的时候!
光:虽然我很笨,但教给我的事情还是会尽量记住喔?
创:啊哈哈……。在电车上光君的礼仪良好,也是因为年长的、双亲之类的人教了你在电车里的礼仪吗?
光:回答正确!「在电车中要安静!」「不要摇晃电车把手!」「不要穿鞋站在座位上!」「不要总想着打开窗户!」
光:还有,那个……?总之是因为在乘电车时惹人发火了,所以就决定什么都不做地安静下来!
光:而且在电车里吵闹太小孩子气了!
成鸣:我觉得,你们几个的话,即使孩子气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啊……
成鸣:不要急着成为大人喔,「Ra*bits」还指着这一点大卖呢
成鸣:不如说今后,如何保持着与孩子气价值相等的可爱,并取得新的要素才是重要的
成鸣:如果被认为是在投机取巧、装作可爱的样子,可能会招来反感的
创:虽然我觉得这种程度还不至于被认为是投机取巧…仁~哥,还挺在意外人和周围的评价呢?
成鸣:对偶像来说这是必要的思考吧~,只在内部人气高涨也不行吧
成鸣:虽然这些都只是因为我很在意才去自己思考的事情
成鸣:我毕业后会更加困难的,要由你们自己来思考今后的「Ra*bits」要如何前行哦
成鸣:当然,随时都欢迎你们找我商量~
创:不过…仁~哥,你毕业之后会变得很忙吧?
成鸣:嘛,虽说暂时也安顿不下就是了……。我打算暂时中止偶像活动、专心于学业
成鸣:所以,当然比不上你们这群干劲十足的现役偶像啦
光:仁~哥,果然不想做偶像了……?
成鸣:不如说是暂时撤退的感觉吧~,虽然还有各种各样的限度。身兼二职也没什么问题,只是不那么灵巧罢了
成鸣:我今后想作为辅助偶像的一方,成为教师或保育员之类的
成鸣:还有不少与广播、报道有关的有趣的职业
成鸣:我想以学习这些为目标、进入日本的国立大学喔~
成鸣:我也考虑了出国,但是一想到语言障碍,就觉得还是国内要好一些呢
友也:啊哈哈。仁~哥,有时候连日语都说不顺呢
成鸣:真啰嗦啊。就算是现在这样,也比以前好了不少啊~,现在也只有在被陌生人包围的时候会变得吐字不清了
友也:那考试之类的、尤其是面试,也没有问题了吗?
成鸣:哼哼。考试之前我都在用耳机播放「Ra*bits」的歌曲,感觉到大家就在我身边,即使就要进行面试,也肯定没问题♪
光:啊,好开心!我也会在偶尔一个人看家的时候、半夜醒来的时候,觉得寂寞了就听大家的歌~♪
成鸣:光亲也会有那样的时候啊……不,你以前就比他人更不擅长应对寂寞呢
成鸣:毕竟是「Ra*bits」啊,感到寂寞的话可是会死掉的
光:倒是不会死掉,但独自一人的话就会变成“呜哇——”的样子啊
友也:你不要用拟声词啊…嘛,我也多少能理解啦
友也:但是,如果是我们帮到仁~哥、让仁~哥的大学考试顺利进行了,我真的很开心!
友也:哪怕只有一点,也想向照顾我们的仁~哥报恩…♪
成鸣:啊哈哈。归根结底,面试时大家基本都会舌头打结
成鸣:因为其他的考生也是这样的,所以不如说下意识不咬到舌头的我讲话更加流畅呢
成鸣:总之,我好好地合格了
创:小病息灾*呢。英智哥哥经常说,不认识到自己的弱点,就没办法变强呢
创:我也想像那样克服自己的缺点啊
成鸣:创亲已经很好地做到了这点喔
成鸣:还想再说一次……你们长大了啊
光:?我们还没长那么高啊?
成鸣:我说的是内心啦。明明相遇的时候还不知所措地哭喊着“帮帮我们”,现在看来就像谎话一样。
成鸣:即使没有我在,你们也已经没问题了哦
成鸣:下周,把“将梦幻祭的主体交给低年级”的返礼祭作为毕业演唱会,以此为契机
成鸣:我将会暂时退出「Ra*bits」
成鸣:我在之前就已经决定好了。嗯,一开始我就是暂时来帮忙的
成鸣:只是因为放不下你们,又没什么可去的地方,才一直依依不舍地赖着不走的
成鸣:「Ra*bits」是你们的组合,这之后就随你们喜欢吧

*小病息灾:有点小病的人(会更加注意身体),反而能够长寿

モーメント*未来へ進む返礼祭 剧情翻译

虽然国服也快返礼了,但很喜欢这期剧情,所以想试试翻译,顺便锻炼一下自己。お師さん→师父,这处不同于国服,是个人偏好。

※仅仅出于个人爱好

人间喜剧-序章

宗:「♪~♪~♪」
美伽:「♪~♪~♪」
成鸣:(……)
成鸣:(……咦?)
美伽:……?怎么了,成鸣哥?不可以呆呆的,会被师父骂喔?
美伽:要在适当的时机发出适当的音阶、完美地唱出歌曲……那才是「Valkyrie」吧,成鸣哥?
宗:Non!喂,影片,不要在演唱会的途中说些废话!说多少遍才会记住啊,你这个残次品!
美伽:咿!为什么挨骂的是我!?
成鸣:嘛嘛。对不起,刚刚的是在演唱会中松懈的我的失误。不要迁怒影片……美伽亲啊,斎宫!
宗:斎宫?用名字称呼我,还真是不尊敬啊。你难道想要与我平起平坐吗
成鸣:啊、啊……。对不起,师父。
美伽:果然哪里怪怪的啊,成鸣哥。打起精神来啊……
美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师父和成鸣哥都要毕业了,所以才松懈下来的
美伽:不过我直到最后都想做我理想中的、我所憧憬的、完美的人偶啊?
成鸣:人偶……。啊,是这样啊。我是师父创作的完美的人偶。
成鸣:(我感到欣喜、幸福,不曾有过一丝不满)
成鸣:(「Valkyrie」一直当着梦之咲学院的顶尖偶像,这场返礼祭装饰着「Valkyrie」的美丽,为它画下完美的句点。)
成鸣:(一路顺风的,传奇故事一样完美的人生……。我憧憬着那样的东西,所以才成为偶像、成为师父的人偶的。)
成鸣:(我一直很痛苦、很不满,因为周围的评价与我内心的想法不同。)
成鸣:(我也喜欢像普通的男孩子一样玩耍,说着蠢话、大声地笑。)
成鸣:(但是,身边的大家并不认可那样的形象……。)
成鸣:(一旦开口说话就会与他们的印象相背离,认为根本就不可爱而感到幻灭。)
成鸣:(被说了那样的话我也很困扰,我又不是为了被喜欢才变成现在的样子的。)
成鸣:(被说了可爱的话,通常的男生会产生什么样的心情?会坦率地感到开心吗?)
成鸣:(还是说着“没有这样的事啦”而害羞,说着“不要说我可爱啊”而发火?)
成鸣:(正确的答案是,什么都感觉不到。)
成鸣:(为什么会被说与印象中的不同这样的话呢?我也很迷惑……。)
成鸣:(想要变得可爱的男生基本没有几个,向那种方向努力的家伙也是少数派。)
成鸣:(我们大多都想要变得帅气。)
成鸣:(我所重视的、努力养成的自己的价值被弃之不顾……)
成鸣:(却一直在与那些完全无关的事情上得到了表扬,心就慢慢地死去了。)
成鸣:(就好像把心封闭在在不认识的别人身体里一样。一直像是与己无关一般度过着自己的人生……)
成鸣:(我逐渐地放弃了、疲倦了,不再挣扎了。)
成鸣:(然后被身边的人劝说,就这样来到了附近的梦之咲学院。)
成鸣:(我不擅长运动、讲话也很笨拙,学习也是努力地维持在普通的水平。除了可爱以外我什么都没有,是真正的一无所有。)
成鸣:(即便这样,也比那些生来就一无所有的家伙要好。)
成鸣:(想到这个,我就决定至少做些大家会赞赏的事情吧。)
成鸣:(我也会寻常地、不喜欢因为违逆别人而被讨厌,会由于让人开心而感到高兴……)
成鸣:(事不关己的每天,至少没有失去与周围的联系。)
成鸣:(师父发现了那样的我。)
成鸣:(明明在此之前被谁说了可爱都不会有感觉,但师父的赞赏是特别的。)
成鸣:(因为师父把我和蒙娜丽莎、断臂的维纳斯相提并论。“真是美妙啊”“是艺术”“是人间的至宝”之类的。)
成鸣:(被发自内心地那样夸奖……。不可能什么都感觉不到吧。)
成鸣:(我非常开心!我从出生以来头一次、从内心深处感到开心!)
成鸣:(即便是这样…)
宗:………
美伽:………
成鸣:……?师父?美伽亲?怎么了,歌才唱到一半吧?
成鸣:(咦?这是怎么了?他们两个,就像在电影播放的途中被按下暂停键一样纹丝不动……?)
成鸣:(从指间到发丝,都不自然地静止了!)
成鸣:(就连活着的人绝对无法停止的呼吸、心脏跳动时胸口的震动以及眼珠的动静都!)
成鸣:(这样的话,简直和人偶一样!)
成鸣:(咿……。咦,灯光熄灭了!音乐声也不见了!)
成鸣:(欸?欸?我也,动不了了……声音也发不出来!呼、呼吸也做不到!)
成鸣:(心脏的跳动也停止了……啊,即便如此却不觉得痛苦!)
成鸣:(什么都感觉不到,什么都)
成鸣:(为什么?明明应该全部都顺利进行的吧?)
成鸣:(今天是我们「Valkyrie」迎来美妙的Happy End的纪念日啊!)
成鸣:(是我一直憧憬着的传奇故事一边受到祝福一边闭幕的令人憧憬的瞬间啊!)
成鸣:(即便如此)
成鸣:(啊,动弹不得……。什么都感受不到。连心也停下来了。)
成鸣:(………)

幼稚园开饭啦XD

近期晒娃
校服和白西是自己做的,粗糙极了(。
我永远喜欢影片mika